江城子雨夜杀人,陆文平古寺书文(1)(1 / 2)

持剑行 以溺自照面 3926 字 10天前

洞玄湖文安寺中,一位慈眉善目的和蔼老人,正端坐蒲团之上,寺中古佛二十六座,在这往往取数取二十七的文安寺有些说不过去。

座座古佛虽神态各异,有怒目圆睁作大怒状,亦有和煦笑容作普度众生状,而最让人匪夷所思的便是,第二十六座佛像,携酒壶,手中还有一块肉,作大快朵颐状。

但无一不是栩栩如生,让人一眼看去,顿觉庄严肃穆,情不自禁虔诚跪拜。

端坐蒲团上的老者,长须及地,并没有印象中老和尚嘴中念念有词,一口一句佛经,而是闭目养神,一心一意敲打着木鱼,颇有一份不动如山的架势。

这正是文安寺远近闻名,名不副实的无须和尚。

说是无须,但难免让人见着不禁要大骂一顿,不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吗?明明这秃驴老和尚都已经长须及地了,居然还敢大言不惭自称一句无须和尚。但碍于文安寺在洞玄湖一带是出了名的佛门净地,倒也是没有纨绔子弟敢来胡作非为,即便是江湖侠客来这里,也大都安分守己,不会逾矩。

此时一个小和尚一蹦一跳来到禅房,一脸灿烂笑容,但当走到门口时,见着自家住持沉心打坐,立马表情肃穆,也不主动打扰,而是静静在门房外等待。老和尚不停,小和尚便不进。

可是约莫半个时辰,小和尚有些瞌睡连连,摇了摇头,才察觉木鱼声停止。于是迫不及待跟师父报喜的小和尚,蹑手蹑脚透过门缝看向房内,只见自家住持早已趴在佛像边酣然入睡,不竟有些恼怒。

小和尚一推屋门,将那大梦不醒的住持摇醒。老和尚半梦半醒中醒来,见着徒弟一脸不悦,当即一本正经模样,继而手敲木鱼,嘴中念念有词。

“师父,别装了,你刚可是睡得舒服呢。”小和尚看着自个儿师父,不禁疑惑道,这样的师父是咋传闻结出舍利子的。师父今天说自己要好好参禅,让自己顿悟一番,好去和那些文人谈佛法,原本以为自己师父是要给文安寺长脸面,没想到只是来偷懒的。

老和尚正襟危坐,口吐佛语。只说一句:“我梦如来。”

小和尚一脸不信,但却不置可否,只是抢过话头说了句:“师父,您让我抄一百遍的《法华经》我可是一字不少抄了一百遍。但如来好像不愿意见我。”小和尚说罢,抬头望向二十六座古佛,有些失落。

“抄完那便再抄一百遍。”老和尚似是得道高人,参透佛门真理。

“啊?但你明明说的是我抄一百遍《法华经》铁定如来,还说咱出家人不打诳语。”小和尚颇为不解道。

无须和尚轻拂胡须,笑道:“有须,如来身处佛经,当以字迹揣摩如来踪迹,一百遍未见,那便再抄一百遍。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”

名为有须的小和尚挠了挠自己寸草不生的下巴,有些不解问道:“上次师父您说我挑一百担水,可见如来,但我挑了十年,挑的水都数之不尽了,可是也没见到如来。如今不会还要抄十年佛经吧,那得多少年之后才能见如来啊。”

被拆穿的无须老和尚,没有半点脸红失态。而是笑说道:“师父便是挑了一千担水,抄了一千遍佛经,问过一千个人,也被一千个人问过,如今才可以梦中与如来相见。”

“那师父多久在梦中跟如来招呼一声,让如来佛祖也来我梦中给我讲述一下佛门真理啊。”小和尚一脸期待,眨巴眼睛看着自己师父。

无须和尚埋头继续念诵佛经,敲打木鱼。

小和尚见状,也拿来一个蒲团,端坐无须和尚身旁,而后如老和尚如出一辙般,敲打着木鱼。

“师父,过几天,走禅路以文参禅,洞玄湖那位提笔成文的邓笔行文人也要来,而且明日便要来我们佛门中,烧香祈福,希望师父您为他燃香,听闻要给好多银子呢。”

“有须啊,咱们佛家不贪不嗔,你还需静心修行,你这样如来如何来见你啊?”老和尚眼观鼻鼻观心,颇有一份淡泊名利之感。

小和尚手中木鱼悬在空中,而后疑惑问道:“可是,师父,你明明把来往施主给的香火钱都记在了一个小本本上,去年邓笔行大文人给咱们文安寺的香火钱可谓一掷千金,我记得当时你睡觉都抱着那小本本,笑得合不拢嘴。”

木鱼声戛然而止,而后响起一声比木鱼还清脆的敲击声。

“静心参禅,心静可见如来。”老和尚威严说道,接连下巴的胡须如瀑布悬挂。

在旁的小和尚双手按着脑袋,疼得眼角噙出眼泪,委屈巴巴道:“嗯,师父。”

洞玄湖东面三百步,有一座小镇,名为文中镇,有一繁花似锦的闹市,江城子和陆文平两人沿闹市而走,都言文中镇的奇巧玩意儿不输玄国蜀都,众多当地人独制的木工雕花,可是让两人目不暇接。

往来的叫卖声,不绝于耳,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行在街上,出入那些楼阁的宾客皆彬彬有礼。不时会有从楼房中传来几声碎语,十有八九便是文安寺那位无须和尚所言的偈语,声音洪亮得让人觉得有些虚假。

陆文平对这些奇巧玩意兴趣寡淡,但江城子却乐此不彼走过一街又一街。

但当转了几圈,陆文平筋疲力尽,小大夫仍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东奔西走,沿街便看这些奇巧玩意儿。

这些小摊小贩中有一个不起眼的摊位,摊位不大,勉强有正常摊位的一半,不用想,这摊位的主人没少被周围商贩挤兑。

而摊位的主人是一位与摊位一般不惹眼的小女孩,女孩穿着粗布短褐,倒也惹不出让人怜惜的感觉。不过自己手脚笨拙地将一串一串糖葫芦插在用稻草做的小木桩上,动作滑稽可笑的同时,也显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倔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