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神之争(1 / 2)

碧凌大陆是个实打实的修仙大陆,北方以紫霄派为尊,南方以风清门为主。而东方与西方各有落日谷与魁星山镇守。

万年来相安无事,只是在近百年来,突然冒出两个新奇的门派,一个地处东南名为凌云殿,一个世人称做衔月楼,处于凌云殿与清风门之间。

本来对于两个突然冒出的小门派没人在意,可近百年来两个凭空而出的门派居然日益渐大,隐隐可与原本的四大门派对抗。

最重要的是,凌云殿的情报消息整个大陆无人能及,以贩卖情报创派,为世人所不容,却又立于世间。而衔月楼更甚,衔月楼拿人钱财为人消灾,是个实打实的杀手组织。

比起凌云殿,四大门派更恨的是衔月楼,只要价钱够高,他们一定会为雇主达成夙愿,衔月楼高手辈出又与凌云阁交好,四大门派各有顾虑,犹豫不决。以至于错过打压他们的最佳时期。

不过近年来各大门派又蠢蠢欲动,据说衔月楼的老楼主逝世已久,而新任楼主的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。

各门派心怀鬼胎,蛰伏等待这最佳时期。

衔月楼总部居于万里大山之中,山外有一镇名为落枫镇,落枫镇繁华热闹,居住着普通老百姓,而以落枫镇为中心,万里之内都是衔月楼的地盘。

血枫山上无比静谧,原因无它,只因楼主这个新上任的楼主还处于深眠之中,而在夕颜殿外,以听雨为首,各占一排,分别为,听风,听霜,听灵,听音。

终于在辰时末,巳时初的时候门里传来了响动。

听雨端起早已备好的热水,推门而入,为她们的主子,墨离梳洗。

这个新主子素来不爱显于人前,早起晚睡,平日都是巳时末才起,今日倒是起的早。墨离轻佻窗幔,慵懒无神,似是未睡醒的样子,打了个哈欠无奈问道“今日又是何事”

听雨深受老楼主的影响,为人刻板谨慎,经年奋斗现为听字辈之首,掌管着衔月楼所有人赏罚制度。

听雨低头把拧干的脸巾,双手奉于墨离手前“昨日有五位蹑足,遭晓星阁少主残杀”

墨离轻坐与梳妆台上,听雨见状立刻拿起梳妆匣里的留角树做的梳子,乱糟糟的长发不一会儿就在听雨的手里变得柔顺无比。

墨离抬手把玩自己的一缕青丝,眉宇间不怒自威“从那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门派,本主怎得从未听说”

听雨回道“属下此前也从未听听说过这号人物,便找听霜要了些消息。晓星阁直系从来天资愚钝,历经五代才勉强挤身中游,因排行最末此前并无人找过我们,所以属下手中也未有关于晓星阁的资料”

“既是蹑足,又为何招惹到晓星阁的少主”

“蹑足本就是只接非修仙之人的钱财,只不过是于受伤时偶遇晓星阁的少主无云,而遭无妄之灾”

“那人还说,衔月楼立派至今素来残暴,杀孽甚重,如今日渐衰落,乃天道轮回。如今自己不过是替天行道罢了”

东方的太阳透过窗口,照映在墨离那清丽的脸庞上“我到不知,什么时候我衔月楼的人也可遭无妄之灾了,日渐衰落是吗?”

听雨不由得悄悄抬头看了一眼,只一眼便被那漫不经心的杀意震撼,连忙低头,只可惜心头的阴郁之感挥之不去。

墨离稍稍敛了杀意,叫道“听风”

“在”

听风掌管着衔月楼所有杀手,绝杀之力乃五人之最。却有一个改不掉的习惯,每当主子召唤的时候从不走正门,说是不喜开门关门这一繁琐的动作。

墨离对于此时也见惯不怪“新一任死神可选好了”

“还未”

“……”

“此次死神之争最后一关,地点为幽冥玄谷的鬼草根,一次日落日升,却有两人通关。此后又设数道关卡,二人均过,不分胜负”

墨离不由得眼神发光,笑道“有意思,把他两人带来让本楼主看看吧”

“是”话闭,一道风过便不见踪影

听雨拿过衣衫,墨离站立不动,喊道“听霜何在”

门外听霜推门而入,低头回道“在”

“限你一碗茶的功夫,把晓星阁最近动向系数奉上”

“是”

梳洗完善后,墨离又有些犯懒,看了一眼身旁的听雨有些头疼,她不动声色地捏了捏额角“待会儿我会在望星台会见新一任死神,你去把那里布置一下吧”

“是”

感觉到听雨的气息离开了夕颜殿,才传唤门外的听灵和听音。

听灵最强的便是这伪装之术,她的模仿之力无人能及。而听音造诣指数全在排阵布阵上面。

“说吧,何事”

听灵“近日新一批孩童都已分配完毕,其中蹑足五人,轻影四十,百斩三十”

墨离轻笑“如今的孩童,天赋倒是不错,可惜蹑足人丁稀少啊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