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梦魇初见(1 / 2)

锁魂归 京华长亭 5762 字 11天前

很深,很深,很深的夜,伸手不见五指,每一丝呼出的气息中都带着恐惧夹杂着绝望……

无数个这样的夜晚,我在行走,孑然一身,曾经我也想停下来,可是,路一直在我脚下延伸……

我也曾大喊大叫,大哭大闹,周围偶尔会有一些画面,有很多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人,不认识的人仿佛能看见我,冲我微笑,可他们听不见,转身就走了。

认识我的人正微笑着谈论着某些事,看见我的眼神里却冒出杀气,我害怕,但不敢也不想喊一声。

我真的不想再走下去,想过死,跳进火海,穿过冰川,可是死不了。

无数次,我想我终于死掉了,可是,当太阳升起,我依旧可以起床吃饭,穿衣上学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梦里的记忆只有零星的碎片,但我知道它们真实的存在!

是的,28年了!而今,我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……

6岁那年,小学初建,村里招收适龄儿童。最终,我以替补的身份可以上学,我很高兴,因为有很多小伙伴可以玩耍。

学校后面就是操场,茂密的大树围成一圈,凉爽如秋。我对这个地方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。

每次,我去操场玩,就听见一个声音喊我:“仪义,过来,到额娘这边来!”起初,我听不懂,就问其他同学谁在说话,所有人都说没有听见声音,我害怕,就不敢去操场玩了。

一节体育课,老师让我们玩丢手绢的游戏,我拿着手绢想跑,可总觉得有人拉住了我的腿,我跑不动。

老师问我怎么了,我说我走不动了,她过来摸摸我的头:“没感冒呀!没事,你不想玩就休息一会吧!”其实,我特别想玩。

大家玩累了,都去喝水,我独自在角落里,那个声音说:“仪义,来给额娘翻个跟头吧,我知道你最会翻跟头了。”

猛然间,我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拎起,180度翻了一个大跟头,头顶地,身体笔直的摔了下去!

老师大喊着跑过来抱我,我只感觉到一阵温暖,后面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了。

再次醒来,我已经在家,妈妈说昏睡了3个小时,问我怎么做翻跟头那么危险的事。

我说我不会,是有人抓住了我把我翻过来了,妈妈找老师问明真相,老师说操场上只有孩子,一个小孩怎么能把另一个孩子翻过去。

她们商量的结果,老师觉得我摔傻了,妈妈认定我在撒谎。

后来,我们听校长说:操场原本是一片坟地。

改革开放,大家都不应该有封建迷信的思想。要相信科学。老师讲的都是对的,我要相信科学!

从那天起,我所有的记忆都没有了,好像有一把锁,锁住了。

每天晚上我都会做梦,漆黑的夜晚,女人的呼唤,一声声的唤我喊她额娘。

我问妈妈:“有个女人让我喊她额娘,额娘是什么?”

我妈不识字,有四个女儿,我排老三。

她每天有干不完的农活,从不关心我们是不是饿了、渴了还是困了,随口应付我:“别搭理她!”

我是个听话的好孩子,老师一直这样夸我。

梦里每次遇见那个女人,我都一声不吭。

她开始温柔地哄我:“乖,喊我额娘,我给你蛋糕吃!”

屡次无果,她把我关了起来。

每天晚上就拿鞭子抽我,我能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,可醒来却见不到伤口。

我害怕睡觉,跟妈妈说晚上有坏人打我。

可妈妈要哄妹妹睡觉,懒得理我,我哭累了,在田间的地头边躺下就睡。

很多次,她回家把孩子们都哄睡了,数了数,发现少了一个,才想起我在田地里睡着了,凌晨一两点把我扛回家。

清晨醒来,我身上就有一些被蚂蚁蜇得红疙瘩,一碰又疼又麻。

那种疼痛能让人一辈子都不想让蚂蚁咬了。

一天深夜,我感觉到有人推我,一个微弱的声音喊我:“梨儿,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

我拉着她温暖的手,感觉到她气息特别微弱:“你被那个坏女人打了吗?她真的太恶毒了!”

“孩子,我的时间不多了,你听我说,我知道我来得太迟了,也庆幸我还能见你一面,救下我们!以后,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要相信自己!这个世上只有自己最值得相信!你只有依靠自己才能走出这困境!……”

“仪义,你想清楚了吗?听我的话,以后你的未来一定大富大贵!”那个妖娆的恶女人又来了。

我假装投降:“我叫梨儿,你为什么喊我仪义?”

“哈哈,我是你前世的额娘呀,你现在的妈妈又不疼爱你,我知道你过得不好,才来找你呀!”

“我特别想睡觉,额娘,你能不能让我睡一会,明天,我还要上学呢!”她不觉得6岁的孩子会撒谎,满意的笑了。

看着那个恶心的坏女人消失在黑暗中,我轻声问:“你还在吗?你还好吗?”

“梨儿,我可能撑不了多久了?我想教你一些东西,你一定要学会,可以保护你自己!你记住:这里任何人都不值得你信任,包括你的亲人。不管发生任何事,一定要活下去!你活下去才有我们的希望!”

“可我怎么看不见你?你在哪里和我说话?我要学什么?”四周依旧是一片漆黑。

“你记住这些数字和字母,我教你它们的组合顺序,你记住千万不能教给任何人,这是你保命的东西!也不能让任何人察觉你学会这些东西!一定记得保护好自己!”

我感觉到有人在我的手心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东西,我闭上眼睛,一遍遍的默念牢记在心。

“这些叫什么?我都不认识”

“你还没上过学,自然不懂,以后,我们叫它画笔吧,你记得,只要你想要画出来的东西,就用它来画出来,比如先画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!”

我心里默念这些奇怪的东西,指尖慢慢勾勒出我的细节,果真,旁边站了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真人,和我一样会动,是活人!!

“我教你让她学你说话……”那一夜,是我终生受益的一课,尽管,她说为了保护我的安全,抹掉了我的痕迹。

无数个深夜,我一边应付额娘的嘱咐,一遍无数次的练习画画技巧。

终于,我想要复刻什么东西,能在几秒内速成,如假包换。

“静心听佛语,佛渡有缘人。前世今生来世,不知是我渡了你,还是你渡了我,我的祖母,感谢你救了我们!”我能感觉到她快喘不上气来了……

“你还好吗?要去看医生,生病不能拖着……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急切的盼望着她能快点好起来。

“我快不行了,可我的孩子们会来,我要走了,你一定要活下去!”声音开始游离不定。

“你别走,你还回来吗?”颤抖的声音感到恐惧,觉得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在这里保护我了。

“你要相信科学,相信未来,相信希望!相信我们一定会回来……”

从那以后,每个深夜,我都想再次听见这个声音,可是再也没有听过……

我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,决定先听那个额娘的话。

“额娘,你能讲讲我过去的故事吗?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事实证明,我越温顺,她对我也越满意。

“故事要从很久以前讲起,那时候,你是千鸟国的公主……”

寒冬腊月,皑皑白雪。护城河沿岸早已枯萎的百合花圃一夜之间争相绽放。

皇宫中,宫女们在寝宫中进进出出,忙得不可开交,鸿辂也正焦急地翘首以盼。

不久,产婆来报喜:“恭喜陛下,皇后娘娘诞下公主!”鸿辂大喜,又闻百合祥瑞,天赐吉祥,赐名仪义。

对皇后及宫人论功封赏。

皇宫中一派热闹景象。宫人传报,一位道士觐见。

鸿辂在偏殿召见,见此人白须白发垂地,仙骨道风,颇有仙人下凡之气。

道人说:“贫道周游天下,今日喜闻陛下大喜,特来道喜!小道别无他物,只有一支画笔可赠与公主,望陛下笑纳!”

鸿辂见此笔杆乃上乘白玉制作,通体圆润敦厚,数万朵百合精雕细琢,千姿百态,栩栩如生,堪称鬼斧神工,心中大喜:“多谢仙人,代小女谢过此礼!”

道士说:“贫道有一小令,已有上阙:昨夜瘦竹揽月,青螺小扇摇雪。

待公主总角认字,若她能对出下阙,贫道再来拜访!就此别过!”说罢,扬长而去。

说来也怪,那道人说此物是画笔,可鸿辂试笔,落笔起舞,却了无痕迹。

查验各处,也并无不妥,疑惑那道人是不是诓骗他,恼羞成怒,随即随手丢于书房角落死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