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(1 / 1)

一睁眼便是无尽的黑暗,浑身被束缚的难受,伴随着挤压,她如同跳跃龙门的鲤鱼,呱呱落地。

终于呼吸到清新的空气,抬了抬沉重的眼睛,模糊一片的世界,还没待她看清周围的环境,屁股上传来一声响亮的巴掌声,疼痛使得她皱着眉头轻哼了几声。

一阵叽里咕噜的交谈声,她也没听懂什么意思,疲累的身躯已经支撑不起她大脑的指挥,直接昏睡过去了。

就这样昏昏沉沉几个月,睡睡醒醒,她终于意识到她穿越了,还穿到了一个婴儿身上,不过也幸好是婴儿,因为待她的身体终于能支配起她的大脑,眼睛终于拨开云雾看清这个世界后,发现一切那么陌生,短小的四肢,无力的身躯,还有她听不懂的语言,真的是她从未听过的语言,幸好她还是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小婴儿,不用交谈说话,不然那真是一筹莫展,百口难辩啊,不过辨什么啊?她好不容易熬过了大学混到了不错的岗位,尽然一觉睡到解放前,真希望这只是在做梦,梦醒了还在她舒服的大床上,哎,唯一让她庆幸的就是,抱她的女人是她熟悉的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了。

只是这家里也太破了点吧,灰扑扑的土墙连木梁都能看见,屋外冷风呼呼的刮着,偶尔发呆都会有草屑落在她脸上,大脑无力的指挥着胖乎乎的小手一阵揉搓,这时,一个黑乎乎的爪子伸过来给他扒拉了一下,草屑掉在了炕上,然后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就凑到了她眼前,鼻子上还挂着两条鼻涕,一呼一吸间,甩来荡去的。

不要过来啊,她努力想扭动小脑袋,多想离这个鼻涕虫远一点,这就是她的哥哥,两个圆圆的被冻皲裂发红的脸蛋,一双同样黑梭梭皲裂的手,他盯着看了看,凑近亲了她的小脸一下,舌头舔了上唇一下,然后笑着手臂一抬,黑乎乎的袖口上就糊了一片。

她欲哭无泪,小脸上黏黏糊糊的一小片,又被他哥哥黑梭梭的手摸了几下,干裂的皮肤刮得她的小脸都有些发红。

“起开,别在这儿猴害你小妹儿”这是小婴儿漂亮的妈妈,齐肩的***短发,一丝不苟的掖在耳后,过来照着她哥就是一巴掌“瞧瞧你的脸,都成猴屁股了,去洗把脸,抹点油”

叽里咕噜一通讲,对于小小的她来说也没听懂,她如今就是一个一筹莫展的小婴儿了,听不懂,也不会讲,不用解释不用编,直接躺赢在了穿越大潮的起跑线上,心里默默叹了叹,就见她那鼻涕虫哥哥一溜烟儿跑了。

接着她就被她妈妈强迫的喂了奶,也不能算强迫吧,毕竟是她唯一的口粮,虽然她有点排斥,不过挨不住饿的时候,那吸奶得劲儿也真真的使过得,难堪什么的在饿肚子面前真真的一文不值,歇一歇喘口气儿,闭眼继续大口吞咽。

一直让她奇怪的是,一直没见过他的爸爸,她这都开始叽哩哇啦的咿呀学语了,也没见这么个人出来,随着时间推移,她踉踉跄跄瞒珊学步偶尔还能奶声奶气的喊声妈妈了,这才无奈的承认命运就让她这么穿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