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能活几天(1 / 2)

“哗!”一道泼水声在寂静的室内响起。

原本眯睡着的沈郁,只觉身上传来刺骨的寒意,便倏地睁开了眼睛。

看见的却是漆黑一片,若不是偶尔有银光反射顶窗透进来的光,沈郁怕是要觉得自己瞎了。

沈郁本能地觉着危险,身子又因为泼了水止不住颤抖,这时耳边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磨刀声。

刀?沈郁猜想定是方才这刀反射的光,可为何自己会出现在这里呢……

“你醒了。”还未等沈郁思索,室内传来人说话的声音,轻飘飘地便认定她已经醒来。

沈郁保险起见并没有立刻回答,又听见那人嗤笑一声,“沈四小姐未免也太不小心了,平日觉着你是个精明的,怎么今日就被那何梦云给害了呢?”

“何梦云?”沈郁只觉得额头处突突得疼,原主往日的一幕幕便在她记忆中浮现,就也跟着笑了声,“我不这么做,都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跟她撕破脸皮呢。”

那人又笑,走到门前打开门,亮眼的光迫使沈郁微微扭头眯眼躲避。

“我去给你端吃食。”

人出去了门也被关上,沈郁叹息没了方才的淡定,她不过是下课回到宿舍准备看好友新完结的书,最后迷糊睡着了,醒来便来到这么个地方。

虽说最近十分流行穿越流小说,可也没曾想过会落在自己身上,沈郁苦恼地叹气,“也不知道我在这儿能活几天。”

何梦云借原主沈郁好姐妹的手下毒药,因此原主才一点防备都没有,等昏迷后又将她丢给山匪,半路上被弑杀门门主所救,却无奈在他来之前原主便已毒发身亡。

正当沈郁苦恼回忆时,去而复返的男子推门进来,一手稳当地托着食托,放下后又点上蜡烛。

沈郁这才看清楚男子的容貌,脸上轮廓线条分明却不显刚硬,英挺剑眉下一双锐利黑眸,薄唇紧抿,身材修长。

男子用刀划破绳子用锦帕垫着手,礼貌地扶沈郁在方桌前坐下。

“吃完了带你去休息,明日送你回将军府。”

沈郁点头拿起筷子,又好笑地看了眼男子,“穆策,你还特意留我一晚,都这时候了也不忘给我使绊子。”

穆策笑了声,看着沈郁吃饭,“你总得给何梦云把戏唱完的时间不是?”

“嗯。”沈郁随意应了声,专注吃饭不再理会穆策。

穆策却一直带着审视注视着沈郁,她是前段时间突然找到的弑杀门,两人谈话一拍即合达成暂时盟友。

不稍会儿沈郁吃完饭,穆策犹豫了下将锦帕递过去。

沈郁惊讶挑眉,可眼下自己身上没了帕子,便淡笑着接过帕子。

待她略微整理后,穆策带着她去了自己屋内,“今夜你住这里最安全,夜里莫要到处走动。”

“为什么泼我一身水?”

穆策有些尴尬地将头扭到一边,低咳一声,“这是能快速喊醒你的最佳办法。”

“行,我去休息了。”沈郁也不在意,抬脚就往里走。

后来穆策吩咐人给沈郁送去热水,又派了婢女伺候她沐浴。

沈郁结束沐浴后躺在床上久久没有入眠,盖在身上的被子总有一股龙涎香,她很困却不敢睡过去。

穆策与原主前不久才达成盟友,因此在他面前不用故意装作以往的模样,可明日回了将军府又该如何处事呢?